当前位置: 首页> 追根溯源
“莫文隋”是怎样从南通走向全国的
发布日期: 2016-07-25 录入员: 莫文隋

  原文地址:http://news.idoican.com.cn/ntgbdsb/html/2008-09/19/content_14277507.htm

  提起“莫文隋”这个名字,在南通已是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,就是在江苏省,乃至全国,也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广泛的影响。13年前,当南通电台开始报道此事的时候,谁也没想到“莫文隋”日后会成为享誉大江南北的精神文明重大典型,而且经久不衰,持续至今。那么,“莫文隋”是怎样成为精神文明重大典型的呢?他又是怎样从南通走向全国?在纪念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,作为“莫文隋”报道的亲历者,现将当年的一些情况和细节作个回顾,以飨读者。


  (一) 

  “莫文隋”的报道源自1995年10月中旬南通工学院(现南通大学)沙银芬老师给电台发来的一封信(估计她也同时发给了报社、电视台),信中说,学校石红英和鹿梅两位特困学生近几个月来一直收到一位署名“莫文隋”的好心人的资助款,但至今找不到这位好心人,希望媒体能予以报道,帮助找找。经过研究,电台决定将此事列入报道计划。10月18日在电台新闻节目中播出了沙银芬老师的来信后,由我和记者易于迅前往学校开始了追踪采访报道。

  当时我们对“莫文隋”新闻线索的价值是这样判断的:改革开放以后,长期贫困的人们对财富的渴求,导致在社会上形成了“一切向钱看”的不良倾向,拜金主义盛行,“莫文隋”的行为是对这一不良倾向的纠偏,也是对中华民族扶危济困传统美德的回归和弘扬,值得全社会大力提倡和效仿。考虑到下一步的宣传报道,我们非常需要了解“莫文隋”的真实身份。因为万一他是受助学生的亲戚朋友,或者是大款富翁,甚至是有什么其他目的,一旦作为典型宣传,将会造成被动,甚至产生不良的影响和后果。

  经过30多天的追踪寻找,几经曲折,我们终于找到了“莫文隋”。说起是怎样找到“莫文隋”的,在以往的报道中我们都没有透露过细节。开始我们跑学校,到邮局,上门调查,转了一大圈,还是没有结果。冷静下来我们又将所有的线索作了梳理,运用逻辑推理,终于找到了突破点。我们发现石红英收到的第一笔资助款的汇款日期,是她收到家里告知母亲病故来信的第二天。这就是说“莫文隋”在石红英收到家信后24小时内就知道了这一信息。我们再次来到南通工学院找了石红英同学,请她回忆收到家信后24小时里都告诉过哪些人。石红英回忆说只告诉过系里一位老师,其他没有人知道此事。我们又找那位老师谈,她否认自己是“莫文隋”,我们又让她回忆24小时内是否告诉过其他人,她说曾向分管学生工作的一位院领导口头提起过此事。至此,“莫文隋”已被我们基本确定。为了更有把握,我又将“莫文隋”的笔迹拿给熟悉他的人辨认,得到了确切的肯定。于是我打电话约他面谈。当天晚上,我来到易家桥新村他的家里,当我说你就是“莫文隋”时,他反应很平静。他首先问我,你们怎么找到我的,我含糊地说运用了笔迹鉴定。他说,资助困难学生是他自愿的行为,他不希望报道,更不愿意被两位学生知道。我说,我们之所以一定要找到你,并不是要宣传你个人,我们要宣传的是“莫文隋”的精神,号召全社会都来发扬这种精神。他表示理解,但提出要我以记者的职业道德承诺,不把他的身份公开。如果我能做到,他愿意承认他就是“莫文隋”,否则他不承认他是“莫文隋”。我答应了,并提出想在报道中作这样的表述:“‘莫文隋’是一位国家干部,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,他资助特困学生的钱是从他工资中挤出来的。”“莫文隋”同意了。第二天(11月24日)南通电台在早新闻节目中播出了《“莫文隋”找到了》的独家新闻。


  (二)  

  在南通电台对“莫文隋”进行报道的同时,《江海晚报》也对“莫文隋”进行了连续报道。《“莫文隋”找到了》报道播出后,电台又连续播出了几篇向“莫文隋”学习的言论。12月下旬,我和几位朋友相聚,把追踪“莫文隋”一波三折的经过和发现好几个“莫文隋”式的好心人的感慨讲给大家听,大家都说你们应该把这些新闻背后的新闻写出来,肯定反响热烈。我被他们说动了,第二天一上班就去找《南通广播电视》报总编黄山林谈这件事。黄总一听马上答应,并要求我们3天内把稿子赶出来,争取在12月底最后一期的《南通广播电视》报登出去。

  我和记者易于迅合作,在3天内把稿子赶了出来。文中我遵守了对“莫文隋”的承诺,没有透露他的姓名和身份。12月30日1995年最后一期《南通广播电视》报刊登出我和易于迅写的长篇通讯《追踪“莫文隋”》,南通广电报拥有40万订户,读者超过百万,“莫文隋”的名字和故事一夜间传遍了江海大地、千家万户,人们到处都在谈论传颂着“莫文隋”的故事。

  1996年元旦后的一天,当时的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宋家新把我叫到他办公室。他说,你们在《南通广播电视》报上写的《追踪“莫文隋”》社会反响很大,一些老同志给他来信,要求在全社会开展学习“莫文隋”的活动,他想向我进一步了解一下“莫文隋”的详细情况。我很为难,对宋部长说,我对“莫文隋”有承诺,不能将他的名字告诉任何人,但我可以负责地向组织保证,“莫文隋”作为典型没有任何问题,他是一名国家干部、党员,资助特困学生的钱是他从每月工资中拿出来的。我还说,不把“莫文隋”的真实身份公开,反而更有利于宣传典型,扩大影响,就让他成为每个人心中美好的化身,再说“莫文隋”本人也不愿被公开身份。宋部长没有再勉强我,他说,部里将向市委报告,把“莫文隋”作为精神文明重大典型号召全社会学习。

  1996年 2月5日,市委批转下发了市委宣传部《关于开展学习“莫文隋”活动的意见》,市各大主要媒体开始集中宣传“莫文隋”典型,理论界座谈讨论,文艺界也通过艺术形式宣传“莫文隋”,形成了典型宣传的“大合唱”,一个宣传学习“莫文隋”的热潮在全社会迅速掀起,“莫文隋”成为南通市精神文明重大典型。


  (三)  

  从1996年2月开始,省内乃至全国各种媒体陆续报道南通出了个“莫文隋”,《扬子晚报》全文刊登了我们写的《追踪“莫文隋”》长篇通讯,并开辟了《与“莫文隋”同行》专栏,连续开展了18天的讨论,共发表53篇读者来稿。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、《半月谈》、《新华日报》都刊登了南通“莫文隋”的报道,“莫文隋”开始走出南通,走向全省、走向大江南北。

  当年9月,中央要召开十四届六中全会,议题是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。为迎接全会的召开,各大媒体都在寻找精神文明典型报道的素材,而此时,各级媒体对“莫文隋”的报道逐渐形成了鲜明的特色和独特主题,那就是:寻找一个“莫文隋”,引出一批“莫文隋”;宣传一个“莫文隋”,群起效仿“莫文隋”。正是这一特色和主题,使“莫文隋”很快引起中央各大主要媒体的关注和青睐。

  市文明办原副主任印沛华当时接待了中央电视台记者来通采访报道。